鬼知道多少字怎么发展什么情节的辣鸡玩意破脑洞

《一个梦》·自我主角儿·有许如离出没
世界观挺庞大的。
cp……看我心情x有可能是这两个主角,也有可能没有,只是单纯的打打怪开脑洞解解谜(?)
更新龟速,还有超兽武装和武战道和斗罗大陆等很多坑没填,也可能指不定po哪天就前往极乐净土,断更几个世纪。x
欢迎提意见,这里只是一个刚入门的辣鸡写手/段子手,没脑洞没文笔,毅力也还在慢慢锻炼,希望各位能多多见谅吧。
然后po纯属是看心情码字(很多事情都是看心情……),有时候吧,不更新了……提前道歉!
脑洞来源于我的一个梦。讲真,全是发生过的事情。我杀了他们的时候掉了下来,然后醒了,然后就突然想哭——因为我杀了我的队友,然后我就有点害怕……而且当时的空间玻璃确实是,裂缝了。心有余悸不知道会发生什么,就码点字发泄一下,谁知道脑洞上头莫名其妙变成了长篇……
扯多了,扯多了,抱歉啊各位。
——拉线——
0.我的世界观算什么啊
  街角的一家酒馆里,我一眼就看到了一个面容清秀的女孩儿。她坐在橘红色的灯光下,手里端着一杯看起来就很贵的鸡尾酒。不过出于某些原因,她并没有喝,而是面无表情地盯着酒杯发呆。
  难道她也是因为心里有堵才过来这里静心的?边这么想着,我走到她那里。如果是这样的话,我不介意跟她交个朋友。
  “额,你好呀?”我试着跟她打招呼。她稍稍抬头,眼神莫名起了波澜,然后她笑了笑,说:“你好啊大兄弟。”
  ……现在的女孩子都这样了吗?我努力保持表情不让它崩裂。“随你怎么叫了。看你一个人在这里,干啥呢?不知道大晚上的女孩子一个人跑出来很危险吗?”
  “喔,别怂就是干。”她无所谓似的摇摇头,“我还不认为在这一片儿能有人打得过我。”
  ……这到底是个什么人啊?这一片都没人怼的过?这里可是著名的“好人街”啊!很多改邪归正的超级罪犯都住在这里,他们的武力值……虽然改邪归正了,但真要干起来,估计随便一个人就能弄死十个我吧……
  “别怕,别怕,我脾气好的很,一般是不会干架的。”她慢悠悠的说到,话末还拖了个小长音,“我这人懒散的很,有时候饭都懒得吃,所以你根本不用担心我会怼死你,因为我太懒了。”
  “……”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好。毕竟我一个成年了的大男人,被看起来才十五六的少女“饶过一命”……槽点太多不知该从何吐起啊!
  这女孩儿估计是中二病太严重了,已经到了出现幻觉的地步。这种人最需要的就是开导。“你这人啊……这么说呢?是不是有中二病啊?恕我直言,你这样不行啊,要改的。”
  好吧,我的口才确实不怎么样,要不也不会因为与同学处理不好关系而发愁然后跑出来散心了。希望她能原谅我的直言直语。
  “……大兄弟,谁告诉你我有中二病的?嗯……我可能之前确实有,但这可不代表我现在还有这瓜娃子玩意儿。”她嘴角抽了抽,看着我无奈地说到。
  “好吧,好吧,是我错了。”我摆摆手,“那你是为什么才会来这里的呢?”
  “我在这儿老久了,大兄弟,只是你没发现而已。”她摊了摊手,继续说,“我现在负责看店,包吃包住,水电全免,不过基本没有工资。偶尔会出去走走发发传单什么的,或者去学校当代课老师赚点外快。当然,是中小学老师,高中和大学我可不确定我都能讲对。”
  “还有,不要把我当小姑娘看,我他妈的跟你一样大了,整十八了。”
  “这样啊……”我陷入了深思,“想问问你的身世,说不定能提供一些帮助呢?不知道你……”
  “啊没事,我不是很介意这些。”那人无所谓的摆摆手,“在这之前,我想让你先听一个故事,不知你意下如何?”
  这故事说不定与她的身世来历有关。“当然可以,想必你也需要一个倾听者。”
  “确实,这故事我憋在心里很久很久了。”对面的人兀的微叹了一口气,“接下来,不管我说了什么,还请你相信它们,好吗?”
  “我会的,放心。”
  “那我们就开始吧。这可是个很长的故事,要不要来一杯鸡尾酒或是果汁什么的?”她站起来向吧台走过去,再回来时拿了两杯白水。
  “啊,不用了,不过还是要谢谢你。”我婉拒了她。而且这明明就是水吧……是因为本来就知道我不会喝所以才没给我拿的么?
  “那咱们就开始吧!”她抿了一口水,“哦对了,说一下这个故事的主角。”
  “她是一个十四岁半的小女孩儿,名字是荆尘羽。”
  “故事的开头从荆尘羽的梦境开始。”
  “荆尘羽是一个挺普通的孩子。她像大部分的孩子一样,每天都过着两点一线的生活。她每天都有在努力,努力变成一个自己理想中的人:画触,文触,戏触,待人温柔,脾气很好,成绩优异,游戏大神。她是一个责任心很强的女孩子,也很有理想和抱负。但是往往天不如人愿,虽然她每天都在试着努力,但由于天生懒散的性格往往达不到预期的效果,也就是说,她付出的努力与得到的结果不成正比。这很让人绝望。”
  “不过好歹是付出了诸多努力,所以她写的小说还是很不错的。倒不是说她文笔有多好,而是因为她脑洞大。她不满足与自己在三次元付出的努力和得到的成果,于是就开始写小说,毕竟二次元在某种定义上是一片极乐净土。她以理想中的自己为原型,写了不少脑洞贼大的段子,也渐渐在混的圈子里有了一点小名气。”
  “我的表达能力跟你差不多,所以有时候可能会叙事不太清楚,还请见谅了。刚才我是说过荆尘羽的脑洞很大,是吧。而且由于三次元的压力过大,她经常做梦。大脑和脑洞和梦境会出现什么化学反应呢?鬼才晓得。但体现在荆尘羽身上的是——一梦一世界。不过也就那么一次。”
  “现在我们来说说那个梦——也可以说是那个世界,其实也不能称为世界,因为它只是一个与我们世界一般无二的很片面的场景,只是带有独特的世界观。那是一个训练基地,场景可能跟咱们军训时的基地差不多,只不过里面的人不一样。这个基地里的人,清一色的全是异能者。对,就是你想的那样,飞行,隐身,甚至还有凭空生物这样的挂比。”
  “在这个梦里,荆尘羽的意识与一个可以进行凭空生物的男孩子相通。那个男孩儿跟你一样大,拥有所有荆尘羽想要的技能和性格——好歹是自己的梦境嘛,强一点又有什么关系呢,是吧。男孩儿与战友们一起进行高危训练,并与他们建立了深厚的友谊。后来荆尘羽从梦境里醒来,这是一种很玄妙的感觉,你自己知道自己在做梦,旁边的人也知道你在做梦,他们还笑着和你分别,看着你的身体逐渐透明直至消失。”
  “本来这只是一个稀松平常的永别,但在荆尘羽即将消失的最后一刹那,他不知怎的幻化出一条藤蔓将她在场的四个朋友捅了个对穿,场景就跟自挂东南枝没什么两样,鲜血像小蛇一样爬的满地都是。然后,荆尘羽的身体完全虚化,穿过不知道什么时候变成玻璃的地板掉了下来。他那四个朋友的身体被藤蔓牵连着砸到地板上,将地板砸出了一道道狰狞的裂缝。”
  “然后荆尘羽醒了过来。很奇怪,她感觉失去了什么重要的人。可那明明只是梦,不是么?”
  “怎么想着,她莫名其妙的泪流满面。”
  “不过她哭早了,真正的‘永别’还在后面。”
  “几个月后的某一天,她突然发现周围有什么事物发生了一种不可言喻的变化。具体的也说不上来,就好像是多了一种境界,一种很玄乎的东西。”
  “在这不同寻常的一天过后几天,她自己也发生了异变,她可以进行意念生物。”
  “但是,除了她以外的人没有享受到这样的变化。奇怪吧,可的确是这样。”
  “本来还算是相安无事,可是上天总让你事与愿违。又过了几个月,荆尘羽从新闻上看到‘一个拥有超能力的组织开始在城市里横行霸道’,还附带了那个组织的人员照片。荆尘羽扫了一眼就知道出了大事。”
  “那些人她全都认识。是她在梦里的队友和导师。”
“在这里我要说一个题外话。在宇宙中有很多平行世界。每个世界都有自己的规则,外来人不可破坏,否则就会造成世界崩裂,严重的甚至会造成毁灭。”
  “剩下的事情你也应该可以猜到了。那些异能者违反了这个世界的规则——人皆‘普通’,而且他们还随意伤人,作恶多端。当然,这些异能者之中不乏好人,但以少胜多从来都很稀少,所以这并没有对那个异能组织造成什么大的影响,反而世界因为他们频繁的战斗崩坏的更快。没过多久,世界就毁灭了,裂成了无数大大小小的碎片和碎块。或许千年万年之后会渐渐开始自我修复,但就算恢复也不是原来那个世界了。”
  “大概就是这样了吧。哦对了,顺带一提,许如离的很多朋友都是荆尘羽身边的朋友为原型,于是在梦境崩塌后,荆尘羽的朋友也变成了异能者,简单来说就是合二为一。但又不太一样,毕竟一个灵魂只能有一个容器——也就是躯体,所以优胜劣汰,强的赢。”
  “这次真的没了,基本上就是这样了。”
  我一脸惊恐的看着对面的少女,发现她还是那副“世间万物关我屁事”的性冷淡样子。“天……这可实在有点太科幻了……”
  “是吧,我也这么觉得。”她面无表情的咧了一下嘴角,“确实很不可思议。”
  我突然想到了一个可能。“那,敢问阁下尊姓大名?”
  “在下许如离。”她弯了弯眉眼笑着说到,还挺好看的,可惜了语气还透着一股子令人不爽的玩味。
  “喔……这么说,你内心的性格其实是一个男人了?”我有点不敢相信,甚至感觉到了一丝惊悚。
  “不然呢?”她挑了挑眉,你觉得我那一方面像女生了啊大兄弟?
  “……生理期?”
  “……”她好像噎了一下,“滚。”
  “哎,别这样嘛,好歹我也是你故事的倾听者嘛。这么无情小心以后找不到男朋友。”我试着揉她的头发,然后尴尬的发现她扎的是马尾。心中突然升起一股莫名的失落感,悻悻迎着那人吃人一般的目光收回了手。
  “我自己就是男人,所以我要男朋友干什么,是吧。”她几口喝完杯子里的水,无所谓的说到。
  这会轮到我噎住了,差点忘了这码事。“那你打算怎么办?你一个这么牛逼的人,就准备在这个小酒馆里打一辈子工?”
  “废话,当然不是。”她把玻璃水杯往桌子上“砰”的一放,“我要给你说个大事情,你先做好心理准备。”
  我的心“咯噔”一下,不好的预感蔓延到全是,可我内心深处的自己却想让我搞个大事。
  “你说。”
  “我来到你们世界的时候没有受到排斥,而且你们的世界也没有因为我的出现而产生裂缝。所以我推测,你们这个世界是允许异能存在的,甚至还有可能不止一个异能者。”
  “过段时间我打算全国游历一下,看看能不能发现什么蛛丝马迹。”
  好吧,我的感觉又他妈的应验了。
  破事真多。

评论
热度 ( 2 )

© 季戈 | Powered by LOFTER